东方新星寄生模式前景堪忧 大股东持股仅一成

2014-05-14 14:06:52  [来源:中国企业舆情网]    [责编:李劲]
字体:【

  5月4日,北京东方新星石化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东方新星”)在中国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公司拟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

  然而公司存在的两个问题让投资者对东方新星上市后的发展前景存在较大疑虑。首先,公司对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化”)单一客户过度依赖,这让人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充满疑问。其次,公司实际控制人陈会利持有公司比例仅为10.72%,在IPO后,其持股比例将会进一步降至8.04%,其对公司的实际控制能力较弱,后续如果股东对公司的未来发展出现分歧或遭遇二级市场恶意举牌,则陈会利对公司的实际控制能力存在疑问。

  “寄生”于中石化

  未来如果中国石化集团在施工过程中减少对公司的合同,则公司业绩面临很大的风险。

  东方新星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主要业务为石油化工行业、新型煤化工行业的大型建设项目提供工程勘察和岩土工程施工服务,服务领域包括:工程勘察(含测绘、勘察、检(监)测)、岩土工程施工、工程咨询与监理等。公司收入主要来自岩土工程施工和工程勘察。

  东方新星此次拟向社会公开发行不超过2534万股股份,拟募集资金1.83亿元,用于工程能力提升及企业信息化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3年,东方新星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29亿元、4.94亿元、5.0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9亿元、0.6亿元、0.56亿元。

  在业绩呈现波动的背后,是东方新星对中国石化集团这一客户的过度依赖。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11年度公司前五大客户全部为中国石化集团旗下公司,在2012年度至2013年度,公司前五大客户中前四大客户都是中国石化集团旗下公司。

  其中,公司2013年度前五名客户分别为SEI(中国石化工程建设公司)、中国石化集团石油商业储备有限公司天津大港基地项目部、中石化上海工程有限公司、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福建巴陵己内酰胺有限公司;2012年度前五名客户分别为中国石化集团石油商业储备有限公司曹妃甸(码头)基地项目部、中国石化安庆分公司、中国石化天然气分公司川气东送管道工程项目部、中国石化集团上海工程有限公司、中化泉州石化有限公司;2011年度,公司的前五名客户则全部为中国石化集团旗下公司,分别为中国石化集团上海工程有限公司、中国石化集团管道储运公司湛江至廉江管道工程项目部、中国石化集团管道储运公司北海原油商储基地建设项目分部、中国石化安庆分公司、中国石化集团管道储运公司曹妃甸商业储备库建设项目分部。

  东方新星在招股说明书也坦言,按同一实际控制人口径统计,报告期内,公司来自于中国石化集团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9.37%、80.64%和83.02%,存在收入集中于中国石化集团的风险。

  东方新星前身是中国石化集团勘察设计院,系中国石化集团直属单位。对于公司业绩对中国石化集团依赖的原因,公司表示,近年来,我国石油化工行业投资规模持续增长,一批大型石油炼化项目、石油储备库项目相继推出,工期紧、任务重,为维护和巩固与中国石化集团这一核心客户的关系,公司在整体业务承接能力有限的情况下,优先满足中国石化集团工程建设的需要,对中国石化集团系统外业务承接较少,导致报告期内来自中国石化集团及其关联单位的业务收入占比持续上升。

  “从上述资料可以看出,东方新星的主要收入都来自于中国石化集团,也即意味着其"寄生"于中国石化集团,未来如果中国石化集团在施工过程中减少对公司的合同,则公司业绩面临很大的风险。”有券商分析师对《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指出,这样的例子在已经上市公司中已有先例,如此前飞信业务过度依赖中国移动的神州泰岳,在中国移动与其飞信合同年限由三年变为一年,且引进别的招标者后,公司的业绩在2014年一季度出现大幅下滑的困境,东方新星也面临同样的风险。

  公司也坦言,预计未来几年公司来源于中国石化集团的收入比例依然较高,如果未来中国石化集团对本公司的服务需求减少,将对公司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大股东控制能力存疑

  如果遭遇恶意举牌,势必将会对公司的董事会以及管理层造成重大冲击,进而影响公司的发展。

  除了业绩过度依赖中国石化集团外,市场对东方新星的疑虑还有公司实际控制人陈会利未来在公司发展中有无实际控制能力。

  资料显示,陈会利直接持有本公司814.87万股股份,持股比例10.72%,赵小奇、曲维孟、胡德新等23名股东为陈会利的一致行动人,陈会利与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38.36%的股份表决权,所以公司的保荐机构和发行律师认定陈会利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2011 年11 月20 日,陈会利、赵小奇、曲维孟、胡德新等24 位自然人股东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约定:本协议签署后,在处理有关需经东方新星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的事项时,各方同意以陈会利的意思表示采取一致行动,作出相同的意思表示。

  然而,市场人士却对此深有疑虑。

  一位私募人士对记者表示,虽然陈会利与其他股东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但这样的一致行动协议在未来公司股东关于重大事项存在分歧时往往会成为一张空纸,虽然陈会利是公司名义上的实际控制人,但其持股比例较少,而在IPO成功后,陈会利持有公司股份比例将会进一步降低,其在未来的发展中很难实现对公司的实际控制。

  本次发行前,陈会利总股本为7600万股,本次拟公开发行股份数量合计不超过2534万股,则发行后总股本为10134万股,陈会利持有公司股份比例将会进一步降至8.04%。

  在已经上市的公司中,由于大股东没有对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导致公司股东对公司的发展方向存在重大分歧进而导致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案例比比皆是,其中较为典型的如天立环保(300156.SZ)因为股东之间存在巨大分歧,而其大股东又没有对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导致公司在上市之后发展遭遇巨大困境。

  “由于陈会利持有公司股份比例过低,不排除在上市不久后会遭遇市场机构的恶意举牌,这种情况在上市公司中屡见不鲜,而如果遭遇恶意举牌,势必将会对公司的董事会以及管理层造成重大冲击,进而影响公司的发展。”上述私募人士进一步指出,如果未来公司遭遇市场恶意举牌,而公司的控制人陈会利由于持有公司股份过低,其大股东地位很容易受到威胁,在此情况下,其是否有能力进行还击确保其大股东地位以及管理层的稳定还是个未知数。

  一旦上市,持股比例过低的公司实际控制人能否协调好股东关系?东方新星会不会步神州泰岳的后尘?本报记者以传真方式对东方新星提出采访要求,公司相关人员只是表示采访提纲已经转给相关领导,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收到回复。

分享到:

相关新闻